Gmail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WeHouse建築電影院 】黑川紀章的超時空攔截-夏蒂蒂


圖:黑川紀章-中銀膠囊塔Nakagin Capsule Tower,1972年

如果建築變成科幻片,六、七O年代日本代謝派(Metabolism)建築師黑川紀章的《中銀膠囊塔》肯定是最具實驗精神的代表作之一。一個個膠囊般、像積木組構、用預鑄方式建造的140個居住單元,可以被拆解、裝填、更換組件,就像生物的新陳代謝,建築是可以再生繁衍的。

如果人生是一部科幻片,像電影《超時空攔截》( Predestination)搭乘時光機穿梭不同的時間節點,不僅「逆轉」自己的未來,還能回到過去「攔截」錯誤的發生。每個年齡層、in/out點是可以被設定的,只需在電腦上按滑鼠右鍵剪下、貼上或者重新編輯就有不同的結果,於是臉書上「我的這一天」被改變了,一年前、五年前、十年前的這一天,都能按照你的意志剪輯出最科幻的版本。



《中銀膠囊塔》建於1972年,最初是為了1970年的日本萬國博覽會而設計的未來住宅。黑川紀章將生物的新陳代謝概念帶進建築,否定其恆久性特質,它們像有機生命體,隨著使用需求與時間改變來置換單元體。作品有的像腔腸動物、有的像波浪螺旋或細胞增生,前衛實驗性的建築提案,今天不滿意明天可以砍掉重練。

然而命運呢?我們是否有選擇權?

電影《超時空攔截》裡雌雄同體的雙性人珍,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後來未婚生女,生產意外中醫師為了保住她性命,不得已將她變性為他,不幸的是,剛生下的女嬰(與母同名珍)被神秘男子抱走,心愛的男人也失蹤了,一連串打擊使他成為落魄的流浪漢(變性後改名約翰),並以與生俱來的纖細特質,成了知名的女性雜誌專欄作家。



約翰後來在酒吧遇見臥底的時空探員(伊森霍克飾演的酒保),兩人一見如故心意相通,像是遇到了另一個自己。酒保主動提議要幫約翰找到那名讓他懷孕卻失蹤的神秘男子,唯一的條件是必須加入「時間旅行特種部隊」,此時是1978年。 

約翰成為時空探員後,他們一起搭乘時光機回到1963年,沒想到有了出乎意料的改變,當時已變性為男人的約翰愛上了一個孤兒院長大的女孩珍,並使她懷了孕。酒保伊森霍克又搭乘時光機往前飛,到醫院抱走了剛出生的小女嬰珍,並把嬰兒帶回到1945年,悄悄放在一間孤兒院。與此同時,約翰在「時間旅行特種部隊」表現優異,上級派他回到1970年,化妝成酒保當臥底探員,目的是去找一位名叫約翰的流浪漢加入他們的特訓計劃……

劇透至此,相信你一定感到納悶,珍、約翰、酒保、時空探員、神秘男子、小女嬰,甚至後來的炸彈客…怎麼說來說去好像鬼打牆都是同一人?沒錯!無論是她還是他,無論時空如何輪迴,依舊逃不出宿命的迴圈,命運只是以另一種形式,給予我們不同的演出機會罷了。



這是一部有關時間悖論的穿越劇,角色之間的轉換跳躍一時三刻不易弄分明,值得探討的是,假設你對現在的自己不滿意,想要回到過去攔截某些錯誤,企圖拯救自己的未來,但你又如何能確定,現在的你,不是過去的你所做的選擇而導致今日的結局?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人的命運無法像生物一樣新陳代謝,無法改變必然發生的事,無法Reseat開機重來砍掉重練。

日本代謝派建築運動後因許多設計過於奇想,理想與現實難以並行而逐漸勢微,但那些創新具前瞻性的理論卻深深影響後來日本新建築的發展。遺憾的是,這座生於昭和年代的《中銀膠囊塔》始終沒有機會如黑川紀章所說的自體新陳代謝。由於年久失修,熱水系統全面癱瘓,甚至一度面臨拆除的命運。希望將來在主體結構不變的情況下,將內部裝修成別具特色的現代商旅。這座具有時代意義的代謝派代表作,就像電影《超時空攔截》給筆者的感觸:無論時空輪迴多少次,再次相遇,還是一樣義無反顧愛上你。


● 搶先看...

●你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