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ail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不侷限在職稱裡,才能發現更多的可能性:非典型設計師──菊地敦己



菊地敦己在青森縣立美術館的視覺設計以「木」和「a」為軸心,將青翠樹木聚集成林的生長過程表現出來。並且也一反常態地不將美術館名稱直接寫上,而是用30公分寬的霓虹燈管製程「木+a」的標誌。在字型上則是將水平、垂直、斜面45度的直線構成,這是一般常用於足球選手制服背號、道路停止標誌等最簡單易辨識的形式,貫徹在整個青森縣立美術館當中。

圖說明

青森縣立美術館

圖說明

青森縣立美術館
菊地敦己
1974年生於東京,武藏野美術大學雕刻科肄業。2000年組成設計團隊Bluemark,2011年解散。同年成立個人事務所,專業項目包含品牌規劃、LOGO設計、指標規劃、出版設計等。多經手設計藝術、時尚相關工作,並且跨足選書品牌「BOOK PEAK」,出版藝術相關書籍。著有作品集《PLAY》。atsukikikuchi.com


菊地敦己,武藏野美術大學主修的不是設計,而是雕刻科,但是也沒有畢業就先一步創立自己的工作室,開始接下皆川明的設計委託,負責青森縣立美術館識別設計與整體建物內指標設計,並且執掌「minä perhonen」與「Sally Scott」同名品牌Branding超過10年,同時在名下事務所兼任出版編輯者「BOOK PEAK」身份。除此之外,不僅設計丸亀市猪熊弦一郎現代美術館VI,並且也擔綱美術館咖啡老闆(是的,不只是設計裝潢,還控管整體營運的老闆!)。

第一次和台灣合作設計案,第一次吃到臭豆腐就喜歡得不得了,第一次台灣專訪與拍攝,少了幾分日本人的拘謹,菊地敦己打破我們對所謂「成功設計師」應有的想像與定義,充分展露他難以定義、有點胡來卻相當迷人的菊地風格。很難將他歸類在某一設計領域之中,菊地說不要侷限在職稱或是職位裡,用「菊地敦己」做好每個設計案裡該扮演的角色就對了!
 

圖說明

圖說明

圖說明

Shopping Design(以下簡稱SD):打開菊地敦己工作經歷:青森縣立美術館識別設計、「mina perhonen」、「Sally Scott」Branding、各類風格雜誌的藝術指導,同時也是一名選書品牌的出版者。更驚人地發現,除了操刀猪熊弦一郎現代美術館CI,還是美術館咖啡的老闆!我們想請問菊地敦己究竟是個什麼樣的設計師呢?


菊地敦己(以下簡稱菊地):啊~這個問題好難(望著天花板約莫5秒)關於職稱這個東西,我通常是去年做了評價很好、或很熱銷的案子,今年就會以那個案子的職務稱呼自己(大笑)。

其實什麼樣職稱都好,A案中我是平面設計,B案可能是藝術總監,我認為我們不該把自己侷限在「職稱」,才會在設計上有更多面向的發揮。當然這和個性也有關係,我是個容易感覺膩的類型,喜歡新鮮的工作,讓自己可以有源源不絕的新創作,所以不斷嘗試不同類型的工作,面對不同的人與不同的目標族群。

舉例來說,最近承接老品牌廚房海綿的包裝設計,這和選品店規劃或設計品牌會面對到喜愛設計的族群不一樣,廚房海綿是以一般大眾為主、很不起眼的日用品,必須拋棄既定的設計規則,在眾多同質性產品中,無論是包裝或其他方法,讓商品的特點被凸顯而賣得好,這是設計最主要且重要的目標。這次產品的熱賣,我想是因為我從「局外人」角度跳脫廚房海綿的刻板印象,如果長年都只做包裝設計,勢必會有些看不見的盲點,這也是我從過去諸多不同類型專案裡得到的能量。

圖說明

SD:所以你在設計案的選擇上,是以有不有趣來評估?


菊地:我不是只找有趣的事來做啦!而是讓經手的工作都變得有趣。就像我做Sally Scott的Branding已超過15年,一定會有routine的部分,但在例行公事之中找出新突破點也是我覺得樂趣之處。我也會經常回想第一次承接設計案的新鮮感與探索心情,我想這應該套用在其他的工作,不只是設計也都適用吧!

SD:這是你第一次與台灣合作設計案,且還是與青森縣立美術館的老搭擋青木淳再次聯手出擊。在不同類型的合作當中,你眼中的青木淳是位什麼樣的建築師呢?

菊地:青森縣立美術館VI是我第一次與青木淳合作,也是首次和建築師一起工作。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是很重要的,這無關乎職業別,不因為是建築師就要講建築師語彙,而是從個性上找到適合的溝通方式,這也是和青木淳一起工作過而有的體悟。


他是位很特別的建築師,他的設計不是做出預先設定好的畫面或想像,不是做出既有成形的東西,而是透過不斷討論、嘗試重新組合的可能性,這點和我很像,我們不是試圖做出一個完美的東西,畢竟,所謂的完美是什麼呢?不追求完美,但在整體之中都能看見設計的平衡,全面性地考量每個存在應有的配置,青木淳建築與我的VI都不是獨立的個體,而是將之組合起來才會完整表達這個空間想要闡述的概念。
 

圖說明
 

青森縣立美術館

圖說明

青森縣立美術館

SD:請談談這次與忠泰美術館合作的設計概念。也不免俗地請問,和台灣合作的經驗是否有與日本有明顯的差異?

菊地:這次我和青木淳討論後,認為logo應以英文字母為主,較能傳遞美術館具備的國際性,這也是忠泰美術館很重要的一個目的。但也為了避免字母會有比較歐美的既定形式,所以運用書法字型加入東方特色,在整體上帶有動態、不安定的不平衡感,也代表這空間的更多可能性。


圖說明

忠泰美術館logo

圖說明

忠泰美術館

圖說明

忠泰美術館

圖說明

忠泰美術館

雖然是首次承接來自台灣的設計委託,但這不是我第一次在台灣工作,之前Sally Scott型錄就曾借用過台灣機場拍攝,對台灣不太陌生,甚至我也滿喜歡臭豆腐的(笑)。我覺得和優秀團隊一起合作不太會有國別上的差異,因為大家的目標都很一致,要把事情做好。只是工作節奏讓我滿驚訝的,前端花了許多時間很仔細談,進行到中後段時忽然加速,然後案子就瞬間完成了!

SD:你已做過許多不同類型的商業設計案,同時也透過策展、出版表達自我意識,像是2013菊地敦己展“Creation Is Free. Production Needs Fee.“。想請問未來還會進行什麼新挑戰呢?

菊地:“Creation Is Free. Production Needs Fee.”概念一直到今年都有延續的文本在進行,我希望未來也有機會可以把這個展帶至不同國家,在不同的設計環境與消費市場會有什麼樣的結果,也算是個小實驗,可能會有些新發現也不一定,讓大家期待一下。(但其實是還沒有想到要做什麼啦~)



本文授權轉載自Shopping Design
Shopping Design 官方網站
Shopping Design Facebook

● 搶先看...

●你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