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ail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Wehouse 時間裡的空間】杜甫草堂遇見杜甫-蕭蔓



去成都,但凡有點餘暇,不去看看「杜甫草堂」,那不叫「我啊我對這詩啊詞啊的沒興趣,」這叫「戰軍撤退,你沒搭上最後一班飛機,」你不知大勢所趨,你等著後悔吧!這是一棟城市中的國師級相府;連著棟、兩兩雙邊對稱,這是碩果僅存的,多層進一樓庭院住宅。標準配備的中國建築,有前院、中庭與後院,每個院子都有高牆與外界或隔棟相隔,注重私密性,過濾塵世喧囂。杜甫草堂是一座建築,以自身的端莊尊嚴,對一代偉大詩人、文學家,表達最崇高的敬意。

「老兄,」我跟一個去了成都,竟然沒去看一眼杜甫草堂的人說,我說,「老兄啊,你被擱淺了,你被擱在中國霸權時代來臨,恢復四舊了!你還不知道?」安史之亂,杜甫落難成都,在朋友相助下,在今天的成都青羊區沅花溪公園旁,蓋了一棟小茅屋,雖是避難棲身,但詩性大發,或是生活簡單,外務不多,竟寫成240餘首詩,其中膾炙人心,很多佳作。
杜甫在這樣一塊寧靜空間,孤身草堂住了四年,創下他的寫作高峰。我跟人說,所謂新四舊,飲酒做詩,對讀書人來說,該居首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選中一曰書法、二曰喝茶,習主席一再強調,要國家幹部級人員多多接近這兩樣,增進文化素養,修身養性。



大部分遊客來成都,從毛澤東到我,我們都在杜甫草堂逛過花園、看過老院門廳、廂房後進...,我跟不認識被我央著幫我拍照顯得有點不耐煩的人說,我說,「嘿,我要住進這麼個院子,我也寫得出來幾句!」他不信,他把手機還我,掉頭就去瞧牆上杜甫的詩了。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是我小時候,第一首背的杜甫。我喜歡它因為每個字都算認識,人家教我說「麗人」就是漂亮,我還能用來耍個寶,我老問人家:「是我姐麗人,還是我?」大家都不直接回答,我猜那很可能就不是我。戒嚴時期,報章雜誌特別多杜甫的「國破山河在,」這類句型,我就聯想到「西風瘦馬」,然後就被糾正說那不是杜甫,而且還犯忌諱這諷刺時局,說國民黨敗軍累累,丟掉大好江山。我才幾歲大啊?我哪懂得杜甫是憂國憂民,他的幾句詩,之所以流傳至今,因為詩好就是能自古至今,從唐朝一路把國民黨丟掉大好江山,都一起悲憤囊括了。



就像中國建築,寧靜致遠,走在柱廊、水池、天井間,不得不佩服房間繞著庭園這樣的設計,讓中式合院有如詩意的留白,巧妙處看似浪費,空間反而得到最大的利用,視覺上的穿透感,一點不覺得擁擠。我在這裡還幹下一樁「劫字」大案,我把人扯下來要丟掉的布幕兩句詩,花了一人一百人民幣,從四位裝修師傅手中奪下。一捲一背,大搖大擺走出草堂。成都的春天溫度偏涼,讓人想起杜甫詩「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



文學是一句迴響,建築是身心安頓。我在草堂,追憶杜甫,享受國師般的相府空間。
2016.初春,成都「杜甫草堂」到此一遊。

 搶先看...

 你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