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ail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WeHouse設計入魂 】為愛朗讀,非關愛情-建築師林淵源的創作靈感


( 圖1:打破八角亭概念的亭子,林淵源叫它「虫屋」他希望進入這個空間的人,都可以懶得像條虫。 )

真正的答案藏在關係裡,有時非關愛者與被愛者;角色的流動性比角色的定義更誘人。當你深得個中三昧,就不會失落於目標與結果的落差。

對的關係,放到創作、寫作或設計也是一樣的道理。對於一個創作者而言,讓你的視點成為流動的狀態,美好想像就不會被凝固。就像我畫貓,不一定喜歡貓,而是喜歡有貓存在的狀態,這是一種關係的連結。雖然貓有一種變幻不定,無法預測的姿態,但你不是為了擁有而讓對方失去自由,這是一種愛動物的關係,而是按照你的方式去存在。



用他方的眼睛來回看誠實的自己

我喜歡創造一個角色,回看現實生活裡真實與虛構的自己。例如,我曾經為鳥設計一幢房子,可是鳥來了,卻完全不理會鳥屋,這讓我上了一課,建築師即使出於美意,也得謙虛地尊重居住者的渴望,而不至於用自己思維強加在對方身上,成為創作的魔王。



丟開文明,喚醒感官

我也曾經設計一個亭子,但我希望人在其中可以懶的像一條虫,而不是出於被傳統制約的八角亭概念,亭子可以變成微建築,超越功能和型式,不需桌椅,讓人回歸動物本能的需求,回歸到行為與這個空間的關係。

創作靈感的來源也是如此,在觀看每一塊基地時,我會讓自己化為狗的眼光,或鴿子飛起來的高度去轉換視角,學習狗以身體磨蹭土地,透過嗅覺或觸覺去認識土地,喚起最原始的感官。丟開文明找回野性,讓身體成為感性的載體。當你試著以他方的角度觀看,日常就會變得不那麼日常。想法就發生了。


(圖4:為鳥設計的鳥屋,因為鳥不屑一顧,所以狠狠地被鳥兒上了一課。)

建築像酒一樣,醒過才更有滋味

我認為建築不是創作者的平台,必須揉入環境,也必須容納居住者的幸福生活。這就像想法是虛構狀態,實踐是描摩真實。像酒必須熟成,喝之前也要經過醒的程序才香醇味美,剛完工的建築以我來看就只是結構體完成,必須有人居住過、生活過、經過、快樂過、悲傷過才叫建築。

所以我才寫了「房子在想什麼?」這本書,主體不是人類,而是房子。它有了脾氣,也想表達。例如,傘下的世界、餐桌的型狀,都是一個空間一種關係,甚至是一門愛的幾何學,建築其實可以激發許多想像。


 搶先看...

 你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