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ail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 WeHouse 香港寓言 】寄居鏡子-韓麗珠心無定所


你的家沒有任何鏡子。

(那時我還沒有知道,我們就這樣成為了彼此的鏡子,也不知道,鏡子的真正意思是什麼。)

你說,根本不想看到,也沒有必要看到自己的模樣,有時候,在街上的玻璃,不小心目睹自己的反映,便會非常驚詫,原來自己長這樣子。

但你還是,設法為我張羅一面可以照見半身的大鏡子,因為,置身在沒有反映的房子,令我那樣惴惴不安。

(進入一個人的家,就進入了一個人的內在,而將會走到多深入的所在,會帶來怎樣的後果,並不是在關係裡的人可以選擇,那取決於更大的果報、幽暗的潛意識或人們難以自我逆轉的本質。那時我並沒有問,或許,當時我並沒有發現自己想要知道,你要我成為什麼呢?如果當時我清楚地明白,就會在原地止步。)

你不想看到自己,只是異常專注地觀察他者的臉面和身體,那是職業對你的要求,尤其是,你為他們拍下照片後,在電腦裡用軟件像繪畫那樣,把不合意的部分慢慢地修正,把光線和顏色調校成你想像中的狀況。相對於照片,鏡子當然近乎一種破壞,因為它那麼客觀而透明,甚至如實地反映出,人們拒絕承認的一面。或許,拍照才是你觀看自己的方法,從注視的他者之上,尋找自己的身影。你一定比我更清楚,鏡子的殘酷本質。

究竟在什麼時候,我們朝向對方走近,深入對方,經過對方,踐踏對方,最後賤視對方。很久之後,我才發現,親近的意思,並不是成為了那個人的影子,而是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是那人的鏡子,讓各自不留情面地照見自己的陰暗、缺陷、凹洞、歪斜和不平衡。
鏡子那麼誠實,誠實得咄咄逼人,站在鏡子對面的人,只能以接近虐待對方的力度,進行最基本的抵抗。或許,那只是一種自衛的方式,也有可能,那只是你對待自己的態度。

被你設置成一面鏡子的原因,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已不再重要,畢竟,你是為了符合我的要求,才會在家裡安裝一面鏡子。或許,我要學習的是,如何作為一面更稱職的鏡子──把自我抹掉、放下個人的感受,穿透他人的同時,自己也可以完全被穿透,不留一點痕跡。

因為,走進和離開一個人的房子,真正需要的不是鑰匙,而是冒險的勇氣。你擁抱我的方式,像搓揉一團陶泥,使我失去自己的形式,而我要把曾經成為的鏡子留在你的房子,走出那面鏡,走出那個自己,走出你的居所。

直至,你的鏡子終於不再住著我。

● 搶先看...

●你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