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ail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WeHouse聽的 見的 建築】龐貝古城啟示錄


影像:墓誌銘 2015 苗栗竹南 攝影/賴譜光

公元七十九年八月二十四日,歐亞板塊與非洲板塊的地震帶上,義大利半島歷經一場天搖地動的火山噴發,頓時吞噬山腳下那不勒斯灣的周邊地區。六米深、數百度高溫的火山灰礫,從此埋藏了一座紙醉金迷、慾望橫流的港口城市,時空彷彿在此瞬間凝結靜止。沒想到傳說的末日預言,竟這麼快就降臨在古羅馬帝國時期,位居地中海航線要衝的龐貝古城。

將時間往後推移至一九七一年十月四日到七日,英籍搖滾樂隊「平克佛洛伊德」(Pink Floyd)即將在古城的橢圓形露天劇院遺址,一連四天進行演唱會紀錄片的拍攝工作。這是一場沒有觀眾的演唱會,除了現場的工作人員,以及居住在附近好奇的場外孩童,同時也是塵封千年之久,首度重新對外開放的音樂表演活動。古羅馬露天劇院的建築形式,一向被視為現代大型戶外體育館的濫觴。

四人組的樂隊吉他手大衛吉爾摩(David Gilmour),此時已儼然成為陣中不可或缺的要角。當初他是以第五位團員的身份加入,為當時精神頻出狀況的席德巴雷特(Syd Barrett)作替身上場。一九六五年成軍的平克佛洛伊德,席德是創始成員的精神領袖,與其他團員一介書生氣息相比,他更像是個魅力型的藝術家,除了為該團命名之外,並建立樂團太空搖滾(Space Rock)的迷幻風格,後來隨著健康情形每況愈下,選擇逐漸淡出了樂團。

古城廢墟白天惡日當頭,夜晚顯得陰森寂靜。橢圓型劇場空間的自然回聲,地上滾燙冒泡的泥漿流、驅風而下的蒸騰霧氣,為樂團太虛幻境的製造者——鍵盤手理查萊特(Richard Wright),提供一個天然的環境音場(Ambient Sound)。而樂隊另一名戰將貝斯手羅傑華特斯(Roger Waters),也逐漸展露獨當一面的詞曲創作功力,為日後主導樂團邁向登峰之作——《月之暗面》(Dark Side of the Moon,1973)、《願你在此》(Wish You Were Here,1975)、《迷牆》(the Wall,1979)三部曲的到來,提前在此暖身。

然而,它也似乎預告一場在團員之間,茶壺裡的風暴即將來臨,除了鼓手尼克梅森(Nick Mason),無人能置身事外。當樂隊新組合逐漸形成以吉爾摩和華特斯為創作核心時,不願屈就成為兩人的御用編曲師,萊特開始意興闌珊與樂團若即若離。而兩強之間的創作路線之爭,更進一步內耗原先和諧平衡的微妙關係。甚至,一九八五年華特斯自行宣布離團後,還告上法院要求其他三位團員,不得以平克佛洛伊德為名,繼續從事相關的音樂活動。

『斷垣殘壁的羅馬圓柱、馬賽克拼貼壁畫猙獰的臉孔、 電影「神鬼戰士」中的羅素克洛, 陶甕裡剩下的燻黑麥粒、酒窖中存放的「千年葡萄酒」、廚房剛出爐的「化石麵包」、街上人們倉皇奔跑的驚恐神情,還有躲在牆角的母親雙手緊抱孩子的最後姿態…』。龐貝遺址考古出土的大發現,教室裡的學生仿若大夢初醒,山居歲月二十多年的日子,曾經是國中地理老師的我,這回成了課堂上的最佳提神劑。

「我十分激動,歷經這些年還能與三位同站在一個舞台上,有幸參與你們的表演…今天的演出是為了那些無法親臨現場的人,當然特別是席德…」公元二〇〇五年七月二日倫敦海德公園,一場名為「讓貧窮成為歷史」的Live 8慈善募款義演,久違的平克佛洛伊德四人組終於再度重逢。華特斯舞台上的一席話,距上回一九八一年最後一次同台,已事隔二十四年。然而,隨著隔年席德的過世,〇八年萊特也遠行了,這次短暫的復合竟成為永別前最後一次的擁抱。二十四分鐘四首經典曲目的演繹,包括〈願你在此〉在內,當熟悉的聲音再度穿越時空劃破寂靜,我內心跌宕起伏著。


延伸聆聽:
1. Live at Pompeii (1972)  
2. Live 8 (2005)


● 搶先看...

●你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