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建設廖國智總經理

走近台大學府特區,人們很難不被這棟矗立於靜巷的經典建築吸引。你會存在於探索與驚艷之間,有哪家建設公司可以構建出如此這般的大邸,完全是大戶品味才臻擁有的金相櫺格霓裳結構,若即若離隱現完美尺度,與大塊石材上下對話呈現著不同躍動的格律,立面像一幅佈白大器的心畫,當代簡約又複合東方內斂氣韻,肌理中參透著細膩層次的表情,讓人忍不住想一探風華。

落位,台大人文都會精華

落位,於深度人文的台北市精華地段,如何創造無限的生活想像,我們探訪一手擘畫「四季台大丨暉宗」的唐宋建設廖國智總經理,他認為一棟好建築就像拍一部好電影,土地像劇本、建築團隊像演員、空間氛圍如配樂、建設公司就像獨立製片,必須統合場所精神、空間層次及生活美學才能形塑獨特的作品。果然「四季台大丨暉宗」大獲國際設計獎的滿貫殊榮,是全台唯一囊括雙料重量級國際大獎的建築作品,2017榮獲德國 iF 設計獎之建築及公共空間與室內雙料獎項;同年再度榮獲日本 Good Design Award 設計獎之建築及公共空間與室內雙料獎項。

進入「唐宋建設四季台大丨暉宗」,自在如歸於一方雅儒文房,沒有不必要的虛大門廳與川堂,放下凡世塵囂,手心一盞清茶、一首詩一冊畫,靜默的細數桌上的風景,無一不在訴說著什麼是美的修養,廖國智總經理娓娓道來什麼是唐宋精神。
他說:「歷朝最具有藝術氣質的朝代就是宋朝,但我想要的是宋的藝術永恆,以及不落入任何型態的宋式美學。

唐宋美學 藝術永恆

宋朝,最重要的美學概念,首要是「留白」,這是一個很有智慧的哲學,不需要過多的設計反而是美。當代將留白用的最經典的人物莫過於香奈兒女士,她曾說過:「人之所以優雅不起來,就是因為過度裝飾」。其二是「不對稱的平衡」,大門的位置與陽台的錯落有致,金屬格柵的配置與佈局,有著向現代建築主義大師密斯 • 凡德羅致敬的精神,外觀就是把這樣的完型概念整個帶進建築內在。

唐宋建設的「美好年代」是指宋代文人的二個生活精神與意境。第一個精神是建築物雖然身在繁華市區,卻有著大隱於市的感受,第二個是進入室內時,讓人們感覺生活在自然裡。「唐宋建設 四季台大丨暉宗」從外觀、內部到家具,都在創造東方人文特質,極致表現建設高貴靈魂的過程。

廖國智,有著賈伯斯不一般的偏執理想,賈伯斯的美學亦就是受密斯 • 凡德羅的啟發,將「不對稱的平衡」美學納入蘋果手機及電腦。凡事對於細節,甚至要求到環環相扣都不放過的細部美學。廖國智表示客廳除了實用功能外,也想表達對社區文化的期許,並提供給住戶文化生活的內容,所以除了家俱,連書冊都是特別精選送給住戶的禮物。為了講究室內感受到的光線色溫,堅持採用硬度僅次於「水晶」的「優白玻璃」,光線經由金屬格柵的精算互攝互入,縱使沒有植物也會感同身處自然。白天照進來是日光,晚上灑進來是城市光,入夜更像是置身在桂竹與孟宗竹的優雅時光裡。

光線是唐詩,影子是宋詞

大庭,守候著四季變化的燈稱,可以看見季節轉變之美,從清明時節發出翠綠的春芽,綻放人生的喜悅。全楝高精密的鐳射金屬格柵,除了不對稱的美學是設計時的挑戰,另一個挑戰是有深度的方框,這樣光影才會立體。光線是唐詩,影子是宋詞,空間如果規劃不完美,時間就不美了。因此比例、疏密、光率都要精算到剛剛好。最後,人在人文場域的文人氣質才是主角。就像書法不是寫的美不美,而是要有行氣。蓋房子不難,蓋出有品位的房子才是學問,這就是唐宋建設傲人之處。

大廳,壁掛上的藝術品是虛與實的大作,這件裝置在牆上最吸引人的是時間的影子,從幾排到幾座都相當考究,從外看進來,赫然發現燈座跟家具恰如其份,透過優白玻璃倒映著金屬格柵的影象,看到牆上的九座微型雕塑,彷彿燈光下佇著九隻燕子,象徵對住戶長長久久的無盡祝福。

午后,一個理想的唐宋時光,好像編輯了一場橫越千年的美學之旅,回溯歷史人文找到生活在線,超越維度與當代的建築新美學。如何佈局出靈動的空間,不啻是建築體本身而已,關鍵的是人文的底蘊以及文人的感質。我們感動「四季台大丨暉宗」如歌詩般的建築質感,更滿心期待著唐宋建設未來持續讓人佳詠的作品。

走出「暉宗」,走進宋徽宗的傳世聖品,穠芳依翠萼,煥爛一庭中。零露霑如醉,殘霞照似融。丹青難下筆,造化獨留功。舞蝶迷香徑,翩翩逐晚風。

 圖片提供:唐宋建設
唐宋建設官網:http://www.tangsung.com.tw/
唐宋建設四季台大|暉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