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建設很榮幸邀請都市偵探李清志老師、前北美館發言人盧立偉老師、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師陳俊良老師前來參觀義大利國寶建築師Antonio Citterio的新作「丽格」,分別就城市尺度、藝術美學、時尚風格等不同向度,提出他們對這件國際建築作品的註解。一場精彩絕倫的美感思辨,不能錯過的知識時光,一手紀錄與您分享!

Q:李清志老師造訪過許多國際城市,針對台中七期的城市性格、尺度與特色,有沒有獨特觀察或註解?

李:台中七期是一個新重劃區,有歌劇院、公共設施、也有購物中心,很多高層住宅。我覺得和「丽格」的建築師Antonio Citterio的故鄉-米蘭是很像的,因為米蘭這幾年有一個新區,叫做新門戶Porta Nuova,是很令人驚豔的,和七期讓我有相同的感覺。

Q:陳俊良老師長年經驗是策展,策展和空間尺度也離不了關係,如果建築可以成為城市策展概念的話,大陸建設這三件作品,「宝格」、「丽格」,還有「中信金控臺中金融大樓」,又為台中這座城市宣示了什麼?

陳:
這個街廓很特別,早期一棟一棟建築各自漂亮,但是大陸建設來了之後整個街廓等於一個造景工程,我覺得Antonio Citterio幾乎是把整個義大利的生活美感,一併在這個地方實現。當時Antonio Citterio講了一句話,因為他覺得台中的氣溫還有城市環境氛圍跟義大利非常像,所以他才答應接這個案子。從「宝格」的菱格紋外牆到「丽格」蜂巢式琥珀色玻璃窗,都是渾然天成的比例,是無法用言語去形容的感動,真的觸動到了心底情感的部分,不只是一幢美的建築物而已。

Q:盧立偉老師一向專精於當代藝術發展趨勢,從藝術的角度看建築,是否不只是機能的硬體而已,而像藝術品一樣也具當代性,以「丽格」為例,您如何註解。

盧:
Antonio Citterio用了一個很巧妙的切割方法,形成幾個獨立的單元,並建立一種很人性化的連結。ACPV事務所讓綠意成為人們接近這幢建築空間的重要中界點,所以說這樣的一幢建築是很謙虛的,因為它讓建築和城市之間彼此有了一個很好的緩衝,並透過Richard Erdman大理石石雕作品產生連結。「丽格」外觀用的是一種很莊嚴帶著歷史感的石材,搭配Richard Erdman的作品後,變得非常洗練而現代,等於說把古典的美跟現代的美做了一個跨時代的結合。另外一個課題是,切割後的兩個空間比較剛性 ,但是用柔性空間整合在一起,搭配水面的倒影效果,利用陽光移動的時間感,去統和兩個空間之間的隔閡,甚至成為一個有道理的存在,這樣的手法是非常巧妙的,而且也讓建築與台中市區的公共性上面做了一個很好的回應。

Q:清志老師是實踐大學的建築老師,對台灣的這兩件Antonio Citterio的作品,有什麼樣的感覺?您長年觀察台中七期在建築美學上有沒有什麼發展的方向?這幢建築在這個時間點問世,有沒有特別的意義?

李:
我覺得Antonio Citterio這兩件作品定義了一個新的豪宅時代。過去我們總覺得豪宅就像宮殿或城堡一樣富麗堂皇,帶著很多裝飾。可是忘記你買的是住家,不是一個宮殿。Antonio Citterio作為一個義大利建築師,並非將大利古典建築的形式都搬過來而已,反而是不斷的追求現代化,用材料,用空間不一樣的pattern,去表達出義大利精神,走到他的建築裡面,可以感受到從傳統一直到現代的義大利,比較現代、比較低調、少裝飾性,近乎一點點像Mies van der Rohe講的less is more,反而回到這樣的一個空間裡,會覺得這是一個能讓你放輕鬆,安靜下來的家。

Q:整個當代藝術領域裡,義大利的美學元素是什麼?一進到這個大廳讓你感受到什麼想美學概念呢?

盧:
我想是藉由一種很時尚的方式去掌握各式各樣的材質跟媒材,走進大廳以後可以發現許多地板下方都有照明,去形成輕盈的漂浮感,抬頭看天花板都是曲線結構,靠燈光營造洗練柔軟。照明更恰如其分地界定了不同的大廳空間,在移動過程,照明變了功能,環境也變了。

Q:請問陳老師時尚和流行有何不同,經典和時尚可同時存在於設計元素裡嗎?您在丽格的空間設計上看到了什麼?

陳:
時尚、經典跟當代其實三件事情是走在一塊兒的東西,時尚在我的觀點裡是走在時代之上的前瞻,在經典裡都有這個元素存在,Antonio Citterio了不起的是在擘劃這件作品時,所有的比例原則都可以抓得極為精準,哪裡是布料,哪裡是皮革,哪裡是木材,哪裡是石材,每一個地方都渾然天成的恰如其分。他做了很多精品設計,不管是愛馬仕的馬鞍椅,或者是皮革椅,在很多空間他覺得布料沙發比較有生活感。從簡單到簡單其實很簡單,但從簡單到純粹其實是非常非常不簡單的一件事情。


盧:
提到這一點,這個空間還有一個很特殊的地方,就是很有可讀性,有很多細節等待拜訪的人去發掘。也許大家可以去發現,建築師在這個木料的平面上留了很多斜線,那斜線甚至可能不會被發現,但是會改變這個環境的細膩度跟生活感,這也是我們剛剛提到的可讀性,或許就是從手作而來。

Q:Antonio Citterio的設計是從生活出發的,他在公設裡帶進了很多可能義大利色彩,一個家不只是居住的容器,也不只是生活的空間,而可以延伸想像,例如一座Verona城牆,在家旅行在這個案子是可成立的嗎?

李:
的確,在這個空間裡可以想像在Verona小城一樣,有城牆、曲折的巷弄、遇見大小不同的廣場,這些空間基本上都提供了住在這裡的人可以互動,彼此交誼,很多公共空間不經意就可以和鄰里培養關係,我覺得這是一種滿好的設計。提到旅行這件事情,英國名作家艾倫·狄波頓他說重要的不是你去了哪裡,重要的是你去了那裡對你有什麼意義?回來的時候你就會發現,原來你到全世界到處去,你好像在尋找那個青鳥,結果後來發現那個青鳥在自己的家裡面。

Q:藝術品在一個空間裡面,有什麼樣的意義嗎?會跟主人有互動嗎?又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盧:
藝術品在一個空間裡面可以界定空間,然後成為生活中的一個經驗,接下來就會進入到和朋友言談跟分享的界面。比如說大廳有一件非常巨大的作品,它是一個在歐洲的貴族的宅邸裡超大型的水晶燈,可是卻是用東方黑白水墨來表現,其中就有許多玩味的地方,是一位西方建築師與東方生活情境產生的對話,水晶燈很華麗又帶著一點微微的節制跟滄桑,時間感歷史感以最當代的水墨來表現,讓作品為空間賦予故事性,藝術品成為一個居住者和他的朋友共創新回憶的可能,那才是這件作品真正的目的,意義在這裡發生,生活在這裡累積,空間的玩味程度更是相當高雅的。

Q:整個丽格之旅之後讓您最印象深刻的是哪一個部分?

陳:
剛剛提到居家旅行,是一個好棒的概念,因為人們在這裡更清楚的知道要認認真真的去過好生活,旅行回來旅行才開始,回來沉澱過後,記憶形成了旅行的價值跟意義,所以我覺得如果一個空間能夠有旅行的想像,那是一個多麼美好的美感。一個好的建築師可能有很多角色很多身分,我覺得Antonio Citterio就是這樣一個人物,不只是一個建築師,更是一個建築的藝術家,空間的數學家,或是生活的哲學家。

李:
我們現在對住家看法已經進化了,或是說越來越知道生活是什麼才是重要的,買豪宅不是為了炫耀而已,而是如何可以真正的放鬆,可以自在,還有包括庭園的自然的元素等等,這些都塑造一個好的豪宅應該是什麼樣子,讓人開始有一個新的觀念,一種讓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盧:
我想「丽格」整體完成度是非常高的,很多節奏性的東西,利用空間的緊鬆開放,是一個可以一再的停留,一再的拜訪,甚至一再的來居住的地方。

Q:如果用一句話形容丽格你們會怎麼樣描繪它是什麼樣的空間什麼樣的房子?

陳:
我覺得每次來到這個空間我都會覺得它是一個有節奏的空間,因為有了比例就產生了節奏,聽聽自己的心跳,摸摸自己的脈動,這都是一種脈動,我覺得Antonio Citterio所創造的空間是一個很靈性的空間,一如人的吐息一樣,這麼的自在,這麼的簡單,這麼的美好。

盧:
這是一幢在時間中變化,等待發掘的細膩城堡。

李:
這是一座你去世界各地旅行,可是心裡卻想要回去的地方。

丽格官網 http://www.labellavita.com.tw/edm/

丽格粉絲專頁https://reurl.cc/EZzMm0 

大陸建設官網 https://www.continental-propertydevelopment.com